首页 >游戏

和平饭店分集剧情介绍38集

2019-06-09 14:44:57 | 来源: 游戏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电视剧《和平饭店》正在热播中,目前剧情已更新至第8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和平饭店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3集:王大顶再次尝试逃生却又受挫折

分手前陈佳影曾交待给文景轩一个秘密地点,成功逃生后的文景轩来到了那个地点,把一张纸条藏到了一块松动的砖石后边,之后他就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援军的到来。

饭店大堂里,陈佳影开始不厌其烦地向王大顶分析起逃生路线来,不过此时的王大顶却一味地试图与陈佳影调起情来,他嬉皮笑脸地说道,如果成功逃生后那自己一定要与陈佳影双宿双飞。陈佳影这时不客气地威胁道,如果王大顶再不正经的话,那自己就要再次拿膝盖去顶他的裆部,王大顶吓得只得赶紧收敛,开始认真地与陈佳影交待起自己的逃生计划来。不久后,按着王大顶的说法,陈佳影来到了饭店的厨房里开始做好逃生准备,而王大顶则是负责在饭店大堂里故意制造混乱。就在王大顶成功地在大堂里以一张污蔑性的肖像画引起了轩然大波时,陈佳影却在厨房里不期陷入了与意外出现在那里的姚女士的苦苦纠缠中。

饭店大堂里,窦仕骁试图镇压闹事的人群,而王大顶则是继续在一旁煽风点火,这让大堂里的秩序进一步变得大乱。成功做好了准备的陈佳影终于返回了大堂,王大顶乘乱打晕了内尔纳并且来到了厨房做好了埋伏。此时大堂里陈佳影乘机借着混乱从一处窗户逃走了,而厨房里王大顶则利用煤气灶与一颗子弹巧妙地引起了一场小型的爆炸击退了来军,安然地从那里逃生了。

可惜的是,陈佳影与王大顶逃及未远,日本的宪兵队很快就重重地包围了上来,已然是走投无路的他们一时之间再次无可奈何地陷入了险境之中。急中生智的王大顶一下猛然出手将陈佳影给击晕了。待陈佳影醒来后,她发现此时的王大顶正对着窦仕骁侃侃而谈,原来王大顶之前的举动只是刻意而为地将自己与陈佳影伪装成了被袭击的对象,他称在饭店大堂里制造混乱的必定另有其人。一时受到蒙蔽的窦仕骁也感到对目前的局势有些茫然,他只得无奈地提审了此时已经苏醒过来的内尔纳,他试图让内尔纳主动交待自己就是之前事件的主谋,而内尔纳自然是大呼冤枉起来。

文景轩躲在一间浴房里焦急地等待着援军的到来。一名八路战士来到了之前文景轩藏匿纸条的地点前,不过他根据之前和陈佳影做好的约定,推定出此时必定还将有另一个人与自己接应。

心机颇深的窦仕骁将陈佳影关到了一个房间里进行审问,他根据自己的推断完美地还原了之前她和王大顶的逃生过程,并且指出他们就是故意将被打晕的内尔纳拖到厨房里,试图将转稼到他头上的。心理素质极是过人的陈佳影看此情景仍是不为所动,她淡定地说窦仕骁之前的一番说辞不过是他自己的无端推断而已。

第4集:王大顶向窦仕骁交待了陈佳影的身份

石原队长将一把手枪作为证据送到了王大顶的面前,严厉地逼迫着他向自己交待全部的事实,不过决定死撑到底的王大顶硬就是坚决地抵赖了起来。

房间里,疑虑颇深的窦仕骁一再对陈佳影发起了审问,不过陈佳影却是丝毫没有招供的打算。

陈佳影的真实丈夫名叫王伯仁,在华强商行工作。窦仕骁据此打给了华强商行,想让那里的店员向自己交待王伯仁的体貌特征以作比对。不过他哪曾想到此时的华强商行已经全然演化作了共产党的一个据点,作为地下党员的店员自然很快就巧妙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窦仕骁让曾经在厨房里见到过陈佳影的行踪的姚女士指证真正的事故制造人。此时的陈佳影简直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上,幸运的是姚女士虽然话语中充满玄机但倒也没有说出真正有威胁的线索。王大顶在窦仕骁面前一番口若悬河的说辞试图蒙蔽窦仕骁的推断,到了,他甚至还言辞俱厉地要求窦仕骁向自己和陈佳影道歉。

被殴打了一番后的内尔纳被关到了一间房间里,他为自己百般辩解起来。窦仕骁交待手下要对他严加看管。

房间里,陈佳影愤怒地对着王大顶大加指责,埋怨他之前不应将无辜的内尔纳拖进来让他背了黑锅。

窦仕骁打到了华强商行,不过让他颇是意外的是此时那里已经受到了一伙学生的破坏而变得狼藉不堪,他推定这其中必定有着什么蹊跷。

文景轩拨打了自己的女友小晴的想和她作的一次道别,不过他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小晴家中已经布满密探了,小睛已经受到了重重的监视。

便衣们以有事为由将姚女士从大堂里叫走了,不过不久之后姚女士很快就被人从后头给击晕了。

房间里,刚刚出浴的陈佳影美艳动人。有趣的是,这时的王大顶突然从后头一把将她给抱住了并试图再次表起白来,不过陈佳影哪能容得下他的放肆,她再次一把不客气地一膝盖顶在了他的裤裆里让他疼得嗷嗷直叫。

厨房里,冷峻的窦仕骁再次对王大顶发起了质疑,到了阳台上,他接着步步推理,试图逼迫王大顶向自己交待全部的事实。王大顶自然是一再矢口否认起来,窦仕骁则冷酷地向他威胁道不管真相如何他都一定要远离共产党。

房间里,陈佳影与王大顶积极地商量起串供的事来准备以防不测。

警员将一笔钱交到了内尔纳的手里以作为之前误打他的赔偿。送走警员后,内尔纳就迅速且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了一个瓶子来。

房间里,王大顶向陈佳影真情相述了自己对她的感情。不过话锋一转,他又交待出自己无法和共产党合流,并且一把拉开了房门现出了窦仕骁的身影来,他向窦仕骁指认了陈佳影的共产党员身份。之后,他就开始一本正经地娓娓道来,将之前与陈佳影的相遇过程全都吐露了个清楚,这让一旁的陈佳影不由得恶狠狠地把他骂作了个人渣。

窦仕骁将陈佳影关到了房间里准备严加审讯。饶有意思的是,在石原队长面前,王大顶竟然是将自己交待成了一个日本间谍了,他想以此来继续为自己开脱。

窦仕骁面前,陈佳影并未束手就擒,她巧言地将自己伪装成了一名日本特务,打算以此来瞒过窦仕骁的视线。

第5集:王大顶翻供保护陈佳影

石原队长对着王大顶出言威胁,表示就算他不愿配合自己那自己也一定能够将事情的真相查个水落石出。

共产党战士老王是陈佳影的真正丈夫,这天他正守候在街角焦急地等待着文景轩前来与自己接头。可惜的是,当久候的文景轩终于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时,早已埋伏在一旁的日军便衣却是因故拔枪将他给打死了。

牢房里,陈佳影一再死死地把自己声称成日本间谍而拒不承认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石原队长亲自来到了牢房里打算提审陈佳影,为了能够尽快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窦仕骁残酷地下了狠手对着陈佳影严刑拷打起来。

作为南京政府的代表陈氏兄弟商量起来,他们一直试图出手将记载有细菌战重要资料的胶卷出卖给美国和苏联中的任何一方。一番分析之下,他们推定内尔纳可能真的就是那个在饭店里制造事件的共党分子。

在窦仕骁面前,陈佳影极其准确地透露了日方南铁情报机构的一些信息,这让窦仕骁不得不也变得糊涂起来。在拨打了陈佳影所提供的一个后,他和石原队长都终相信了陈佳影可能真的就是日方派来的一个间谍。

陈氏兄弟商量起来,他们担心如果真相真的败露的话,那他们也就只有选择逃亡这一条路了。

陈氏兄弟以喝酒为名来到了内尔纳的房间里打探消息,言语之间发生误会的他们真的以为胶卷就在他的手上,于是他们俩人便着急地对他勒索起来。

房间里,王大顶故意服下了一些药物且变得口吐白沫,他打算以此为幌子瞒过日军视线终逃出饭店去。不过当他刚开始执行计划不久隔壁房间里就跑出了内尔纳来,内尔纳声称自己遭受到了陈氏兄弟的无故威胁了。乘着当前的这混乱局面,王大顶激灵地马上溜之大吉了。警员面前,内尔纳恼怒地投诉着自己已经受到了陈氏兄弟的威胁,结果在陈氏兄弟的质问之下他又难以吐露自己受到他们殴打的真正原因。就在此时,警讯传来,警员们只得开始忙于四处搜索已经逃亡了的王大顶。可惜的是,一番搜索下来他们竟是发现这时王大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王大顶从通风口出其不意地来到关押着陈佳影的房间,一番动情表白之后他正打算带着陈佳影一同从地下管道逃离。结果此时门外恰好传来了响声,灵激一动的陈佳影只得暂时将王大顶当作了自己的敌人,在窦仕骁打开了房门后,她就表演出愤怒的模样来对王大顶做出了指责姿态。狠恶的窦仕骁顺水推舟地给王大顶脚上打了一枪,而此时的陈佳影虽是心疼又是不便当面发作。

回到屋中后,陈佳影为了之前王大顶被打伤一事而难过地掉下了泪来。

老王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后对陈佳影心生思念,他开始变得神情迷惘起来。

窦仕骁一名手下提醒窦仕骁,现在虽然饭店中的对外线路已经因切断过久而不得不尽快复通,但他们可以在恢复线路后对所有的执行监听即可。不久后,香雉将军给姚女士打来了,紧张的窦仕骁很快地就对姚女士的执行了监听,可结果却是苦无收获。

窦仕骁一再积极地劝告石原队长,他声称自己可以肯定陈佳影一定是名共党分子,日方一定要设法识穿其中的真相。

窦仕骁对着王大顶大加逼迫以图让他说出所有事情的真相。不过此时的王大顶却是坚持着之前的说法,他硬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陈佳影的真正丈夫。

刘警官来到了陈佳影面前,试图追问出她与她自己所谓的丈夫王大顶的相识细节,不过聪明过人的陈佳影自然是很快出言将自己掩饰得滴水不漏。而另一个房间里,莽撞的王大顶面对窦仕骁的追问却很快地露出了马脚来,不过不出陈佳影所料的是,尽管如此王大顶并没有真正就范,因为痞气十足的他心念陈佳影,他很快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言辞,并且语气坚定地继续将陈佳影认定成了日方间谍。看到迅速翻供的王大顶后窦仕骁简直气得头顶生烟,但他却又苦于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办法。

陈氏兄弟担心自己误会了内尔纳,但无法得到确凿证据的他们又是只能心生犹豫。

屋子里,美方代表乔治白和瑞恩推定陈氏兄弟极有可能在美方和苏联中摇摆以图抬高胶卷的价格,而内尔纳可能也是其中的经手人之一。为了解决其中的麻烦他们决定亲自出手陷害内尔纳。

第6集:内尔纳终被当作了替死鬼

南铁情报机构派来了代表野间,野间当面告诉窦仕骁,陈佳影就是日方精心选拔的一名间谍,当年野间的前辈新佑课长就曾亲自对她实行了长达9个月的培养和审查,因此对她极其的信任。

不久后,乔治白的手下很快打通了,通告内尔纳一定要保护好胶卷。内尔纳根本就不知道与胶卷有关的事,正待他进一步追问之时对方却又很快挂断了。旁边正在实行监听的窦仕骁认定这回自己可算是找到真正的证据了,就在他们准备对着内尔纳严加用刑之时,内尔纳极是恐慌地抢夺了一支枪支并架住了陈佳影的脖子作为威胁。不过心狠手辣的窦仕骁却直接出手一枪将他给打死了。

警员们迅速地在刚被打死的内尔纳的身体上搜索起来,终他们确实也是搜到了一卷胶卷。

苏联代表瓦莲蒂娜回到房间向上司巴布洛夫作了汇报,她确认称此时警方从内尔纳手上搜出来的胶卷上的内容已经受到血液浸泡而毁坏了。

被释放后的王大顶返回了房间,他见到陈佳影不禁一下子抱住她痛声大哭起来。陈佳影一语捅破之前王大顶故意在窦仕骁面前揭穿自己的共党分子身份,其实不过是他故意借此逼迫自己弃共产党而成为他的压寨夫人而已。陈佳影吐露之前她所说的王伯仁只是自己虚构出来的形象而已,就在王大顶为此而高兴之时陈佳影却表示自己的真正丈夫其实还另有其人。陈佳影劝告王大顶只有弃土匪之路而亲近共产党才会有着光明的未来。

饭店里,乔治白边跳舞边告诉瑞恩,日方以后必定会发现内尔纳事件的真正真相的。

巴布洛夫告诉陈氏兄弟,如果胶卷真的被美国人所得,那西方世界得知细菌战之事后一定会大为哗然。为了彻底解决掉麻烦,那他们一定得先下手杀死美方代表。

马布洛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他的助手瓦莲蒂娜将一种毒药展示给他看,声称如果他们假托服务生之手将有毒的咖啡送给美方代表,那他们一定能够杀死美方代表的同时又不落痕迹。

老王从一处隐蔽的地点找到了那卷真正的胶卷,并且将其转移到了安全处。随后,他给上级送去了情报,将之前自己据点受到破坏的消息都做了传达。

夜里,陈佳影一觉醒来却发现此时王大顶正守候在自己床头,她不禁变得大惊。陈佳影向王大顶分析出之前的内尔纳之死必定别有内情。

日方高级代表伊藤先生责备窦仕骁在之前的办案中办事不利,不过窦仕骁却语气坚定地声称自己相信自己之前的判断。

巴布洛夫敲响了陈氏兄弟的房门,威胁他们一定要出手帮助自己执行谋杀美国代表的计划,声称他们只有这样做才能证明南京政府此时仍是亲苏的。

窦仕骁自信地告诉王大顶关于内尔纳之事很快就会查个水落石出。不过一旁的陈佳影却精明地分析出窦仕骁此时实际上只是在强装镇定而已,他并非真的握有实凿的证据。

餐厅里,陈氏兄弟正与瑞恩等人见面,一旁桌子上的陈佳影向王大顶步步分析,作为痕迹分析专家出身的她很是地推断出了此时不同人的真实心态,这让王大顶不禁感到佩服不已。

石原队长收到得知从内尔纳身上所取得的胶卷已经受到损毁,他不禁大为恼火。

瑞恩等人与苏联代表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看到瑞恩似乎并不愿意满足自己的要求,苏联方面很快起了杀心。随后,瓦莲蒂娜特意在咖啡中下了毒药,随后苏联方面的人就准备开始撤离了。眼看瑞恩就要服下咖啡之时窦仕骁却气势汹汹地来到众人面前,他宣布了一条消息,声称自己已经确定了内尔纳就是真正的事故制造人。陈氏兄弟想到内尔纳就此背上黑锅了那自己的行径从此也就再也不会暴露,于是他们很快出手制止了瑞恩喝下咖啡的举动,毕竟现在的他们已经再也没有加害美国代表的必要了。

看得眼前混乱局面终于得以收场,王大顶正准备和陈佳影收拾好东西撤离现场,不过此时让他极是意外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却突然出现了,那人正是自己曾经绑架过的窦仕骁的老婆刘敏,这让他一时马上变得遮遮掩掩起来。

房间里石原队长指责窦仕骁不应该当众宣布内尔纳之事已经了结,但窦仕骁却神态坚定地表示自己这么做只是为了以后更好地钓出大鱼而已。

王大顶和陈佳影准备收拾物品逃出饭店,临行前王大顶一再询问陈佳影是否对自己有意,不过陈佳影却提醒他如果他真能走到正道上的话那他的愿望也并非没有可能。

大堂里,看到刘敏正在照顾孩子的模样,窦仕骁一时间不禁是感到了很是温馨。谈话间刘敏再次说起了家中受到高利贷催债的事,她向窦仕骁抱怨道要不是因为土匪王大顶的作为,那自己家中也不会闹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不久后香雉将军来到了大堂里,之前窦仕骁在审问姚女士曾加以动手殴打,这让作为姚女士忠实读者的香雉将军很是生气,他不禁接连狠狠地打了窦仕骁几个巴掌。

第7集:陈佳影的身份被姚女士识破

房间里,陈佳影向王大顶步步分析,她认为姚女士可能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士,或许他们之前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她给看穿了。想到这里,王大顶觉得目前的和平饭店也实在太过危险了,他决定马上和陈佳影撤出饭店去。

大堂里,香雉将军继续对着窦仕骁狠恶地责打起来,不过窦仕骁不屈不挠,硬就是生生地顶住了香雉将军的压力而不愿屈服。

王大顶正和陈佳影往着饭店外的方向走去,结果这时王大顶却再次看到了刘敏的身影,他只好再次急忙躲了起来。不久之后刚好野间也来到了酒店前台,他一心想打给陈佳影可是此时却没有接。不久后陈佳影主动现身与野间作了见面。

下属给窦仕骁作了汇报,将此前内尔纳在被击毙前饭店内曾向外拨打了神秘的事相告。一番分析之下,此时窦仕骁才明白他们已经误将内尔纳当成共党分子了。

日下大佐安排人员调来了一种催眠药剂,准备利用它来取得冯先生的全盘口供。在取得口供之前,日下大佐吩咐手下一定要安排足够的人手对冯先生严加看护。

日方侦知饭店内某台分机曾对外打出暗语,可他们又无法确认是哪台分机打出的,同时他们又不便于刑讯来取得自己想要的答案。石原队长突然想起作为痕迹分析专家的陈佳影必定有办法能够解决这次的问题,可窦仕骁却强硬地坚持着当前案件已经了结的立场而不肯行动。香雉将军考虑到实情而不得不低头向窦仕骁作了道歉,但同时他又提醒窦仕骁不管他的办案能力多强以后他也得先弄清尊卑。

野间提醒陈佳影南铁现在已经开始对她生疑了,等她返回部里后说不定她就会被派往到印度去。

王大顶和陈佳影即将离开和平饭店,王大顶此时一再地劝说陈佳影随同自己一道返回自己的土匪基地去,不过陈佳影却一味地劝诫他以后要走上抗日的正道。日方派人来通告陈佳影此时窦仕骁正有案件急需陈佳影前来协助调查。

窦仕骁安排日方的暗语专家惠子给陈佳影分析了案情。惠子条理清晰地告诉陈佳影,在之前的事故中,饭店里内曾有人利用通知了外部的同伙,在中还夹杂一些暗语信息。窦仕骁希望陈佳影能够利用她的所长来帮助自己破案,而且他还向陈佳影坦承自己之前已经误将内尔纳当成了共党分子了。陈佳影当即提供了对案情的初步分析,石原队长请求她能够再进一步破案。

回到房间后的王大顶态度苦丧,他没有想到自己和陈佳影刚得到久盼的离开饭店的机会,可陈佳影又突然遇到了窦仕骁提出的协助破案的请求。他只得无奈地一把躺在了床上,嚷道以后他们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王大顶话刚一说完,陈佳影一打开房门却惊然地发现此时姚女士这时正待在房门外,她已经将他们之前的全部谈话都全部收听在耳了。姚女士一语道破陈佳影就是日方真正想找的共产党,但自己却无意向日方捅破这一切,而且反倒愿意配合陈佳影做出一些逃亡的举动,这说不定以后还能帮助到自己在写小说时能够掺进一步更为精彩的破案情节。

日下大佐惊知自己的手下已经在早上被袭,而回到自己驻地后他又发现了另有一名手下已经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了桌子上,而这两次事故都指向了同一个冒充成了日本兵佐藤的人。

郊外树林里,唐凌正背着冯先生急急地行进。原来,唐凌就是之前那个化妆成了佐藤的人,正是他冒险袭击了日方守卫而将关押甚严的冯先生给救了出来。

房间里,乔治白得知窦仕骁正在调查内尔纳之事不禁非常紧张,他推定之前内尔纳的胶卷里一定拍下苏联人与南京政府交易的相关内容。听到这里为防止事态升级瑞恩决定打给苏联人以达成暂时的同盟关系。

收到美国代表后的瓦莲蒂娜对美方所提出的结盟要求感到心存怀疑。巴布洛夫吩咐瓦莲蒂娜要将之前所有与南京政府交易的资料都损毁,用以躲过日方的侦查。

房间里,经验丰富的陈佳影向着窦仕骁分析了自己的推论,她认为之前对外打出的人一定使用了腹语,这样那个人就可以有效的掩盖自己的性别和年龄信息。窦仕骁直言刚才自己回忆了一下,他已经弄明白了那个打出的人必定不会是陈佳影本人。

房间,王大顶回忆着自己与陈佳影相处的情景而感到心绪愁怅。之前他曾有一次在夜里无意间听到了陈佳影在说梦话,那时陈佳影竟然自语说她是并不是一个共产党,这让听得此话的王大顶一时间陷入了巨大的错愕之中。现在的王大顶已经开始怀疑上陈佳影的真实身份了。

陈佳影让窦仕骁故意对外放出风声,表明警方已经得知饭店内有人用暗话打之事,这样一来,对外施加了足够压力之后就会更有利于陈佳影的破案。

经过分析,日军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些易容材料的痕迹,他们这时才知道,之前已经有神秘人员潜入日军内部化装成了佐藤的模样并将冯先生给救走了。

第8集:陈佳影从该隐那里收知重要情报

唐凌将虚弱的冯先生带到一处郊外屋子里进行了精心的照料。冯先生告诉唐凌现在正有一名共产国际代表被派回了国内,如果自己遭遇了不测,那他希望唐凌能够通知上级准备好预备方案以防不测。

饭店的后台里,美貌的演员陆小姐与一伙人员不慎发生的争执,不过此时王大顶却刚好来到了附近,他风流倜傥地出手给陆小姐解围了。

饭店大堂里,受到王大顶指示的陆小姐在开场表演之时就特意宣讲了一段似乎包含着神秘暗语的读白,之后她就开始若无其事地继续表演起了自己的节目来。

苏联代表听出了陆小姐的读白中必定暗藏玄机,他还误以为这是美国代表所指使的,随后他们很快找到了美国代表并提醒他们一定要小心行事,毕竟如果胶卷的事件彻底暴露的话那对他们也没有好处。

妥协之后的美国和苏联两方代表进入到了短暂的联盟状态,一旁的陈佳影不仅地分析出了他们的心态,并且还决定和王大顶一起上前去给他们这松散的联盟搞搞破坏。

陈佳影会见了德国人该隐,表示自己希望有机会与其深谈。一旁的陈氏兄弟窥此情景认定其实必定包含有猫腻,可是他们又无法轻易地出手对其进行破坏。

姚女士看到香雉将军与别人谈笑风生的情景,眼中不由得生起了强烈的恨意。原来,之前香雉将军曾经借着一次造访她的机会而无耻地将她给奸污了。

大堂里,作为宴会举办者的香雉将军热情地给众人作了演讲。陈佳影发现此时陈氏兄弟已经消失不见了。不过她又很有信心地告诉王大顶,陈氏兄弟的这一情况一定会造成之前短暂形成的多国联盟的瓦解,那在接下来的交锋中自己和王大顶就可以胜券在握了。

陈氏兄弟正欲乘车离开饭店,不过窦仕骁却直接出手将他们给拦了下来,把他们再次逼回了饭店里。

乔治白看到陈氏兄弟反复进入饭店的模样,他敏感地推认为此时的他们必定与日方有着勾结而意图给自己牟利,这让瑞恩听了一时间不禁恨得咬牙切齿起来。

大堂里陈佳影发现瑞恩正在使用腹语发送信息,她敏锐地推断出之前在饭店里对外打出的人正是瑞恩。

收获消息后的窦仕骁经过严谨分析,他其准确地认定之前化装成了佐藤救走冯先生的人就是唐凌。

王大顶一语道破之前陈佳影在和该隐会面的时候,她故意吐露出了一个军火贩的名字,而这名军火贩一直代表德国与中国东北军有着秘密的军火交易。陈佳影这么做就是借此来暗示自己将会把这一消息对外曝光,除非该隐能够拿出一些有效的情报来与自己交换。

不出所料的是,不久后该隐就来到了陈佳影的身边。他先极其地向她分析了当前世界的格局。随后,他就透露给了陈佳影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原来南京政府正准备了一笔巨额的政治献金秘密藏在满洲,意图送给苏联而与之结盟。如果中国真的就此与苏联结盟的话,那世界格局可就从此发生大变了。

从该隐那里收听到重要情报后,王大顶满以为陈佳影可以就此向日方交差,随后就可以和自己双宿双飞了。不过此时的陈佳影却仍有进一步探案的想法,这让王大顶不禁是大感意外。谈话间敏感的陈佳影发现了王大顶的异常而试图对其执行分析,她似乎发现王大顶已经对自己的立场产生怀疑倾向了。

日方助手将一把万能钥匙交到了陈佳影的手中,通告她以后可以利用它来协助自己破案。就在日方助手就要乘车而去之时陈佳影刚好发现了唐凌的身影,唐凌急忙用暗语通知了陈佳影此时冯先生已经得救的消息。为了有效地护送冯先生出逃陈佳影赶紧叫住了日方助手,嘱托她到时要准备车辆来护送一个自己想送的人。

陈佳影回到自己房间后她赶紧将自己所知的情况用暗语通告给了在楼下苦苦守候的唐凌。唐凌收知消息后便马上急急离去了。

房间里,陈佳影回忆起以前自己与唐凌相处时的甜蜜情景,一时间变得神情动容万分起来。

日下大佐紧急展开了对唐凌的搜索,可惜却一无所获,不过终他们还是从一名妇女那里得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以上就是关于和平饭店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Gary消失2个月后终于现身了 神秘圈外妻子曝光身材惹火
那英素颜带女儿健身挑战高难度老公曝光 一举动让母女俩被骂
囧!曾经的玉女歌手如今发福认不出 小肚腩都要把衣服撑破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