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十一月去博若莱喝新酒

2019-01-10 11:49:34

十一月去博若莱喝“新酒”

十一月去博若莱喝“新酒”

博若莱是法国的一个着名葡萄酒产区,尤以出产“新酒”着称。博若莱“新酒”迄今为止已有近千年历史了。早在公元12世纪时,当时叫博若的博若莱便是远近闻名的酒城了。而让博若莱声名显赫起来的,是一个叫博若共济会的组织。这个组织将从酒农处收购来的当年收成当年酿制的酒摆出来供人们品尝。这就是着名的博若莱新酒的由来。这个传统从12世纪至今,从未中断过。  博若莱新葡萄酒是以水果香型为主,口感清淡,色泽红艳。葡萄酒的制作方法是与众不同的。它采用的是二氧化碳去皮法,将完整的未去梗和破皮的葡萄放进封闭的充满二氧化碳的酒槽中浸泡数天。这样出来的酒体便会充满浓郁的果香味。  每年11月第三个星期四,是全世界人喝“新酒”的日子。  当年的“新酒”必须统一在这一天上市。迄今为止,全世界已有多达一百个国家的人,能在这天同时喝到博若莱新酒。2003年11月的第三个星期四,博若莱“新酒”首次在中国的上海面市。  当然,有味道的新酒,一定还是要到博若莱去品尝。  从巴黎去博若莱,方便的一条路,便是坐火车到里昂。然后,从里昂火车站乘长途班车,约两小时的路程,便可抵达博若莱着名的“新酒”产区布依利山丘。  每年的11月的第三个星期四,天才蒙蒙亮,博若莱酒农们便把当年陈酿的新酒摆放出来,每一款新酒都用鲜花扎起来,酒香花香弥漫在空气中,随风飘逸。打扮漂亮的姑娘们载歌载舞,像在跳中国陕北的翻身道琴。这场景容易让人联想起里盖朗·卡尔通的宫庭画《酒神》。这幅现珍藏于卢浮宫的名画,表现的就是法国南方的酒农们喜悦的心情。  上午10点,一年一度的博若莱新酒品尝正式开始。人们只要花两个欧元便能品尝博若莱所有的新酒。新酒有的已装瓶,有的就放在橡木桶里。有味道的品尝就是用勺子直接从橡木桶里掏酒喝。这种在橡木桶里放了一阵子的酒,醇厚甘甜,特别的好喝。尤其是酒香,没有一丝年轻的苦涩,更多的是陈年的回味。酒农们说,是橡木桶赋予了新酒不朽的经典。  布依利山丘是博若莱代表性也是富足的一个产区。由于它地处连绵的丘陵地带,雄伟的博若莱山脉阻拦了来自西边的潮湿气流,使得布依利山丘的气候十分温和,加上它拥有的钙质粘土和花岗岩质土,布依利山丘出产的酒早已跻身世界酒的行列。  到博若莱品尝“新酒”的个落脚点,布依利山丘上的斯第夫酒庄。斯第夫酒庄不仅仅是个历史悠久的葡萄园,还是一个着名的客栈。在欧洲着名的《米其林宝典》“值得入住的乡村客栈”一栏中,斯第夫酒庄便名列其中。凡是去博若莱游历过的人,几乎都知道斯第夫酒庄,并都梦想着能在此小住几日,但往往又因为造访的人多庄园接待不过来而与之失之交臂。好在我是深秋季节来到博若莱的,一年中布衣利山丘难得的清闲时光竟让我给碰上了。庄园主卡米耶夫人说,我是她接待的个中国人。  斯第夫酒庄坐落在一望无际的葡萄园里,而当我扣开庄园的大门时,则仿佛置身于画中。此时的博若莱,葡萄已经采摘了,酒农们将收获的葡萄和爱情一同珍藏进了他们的希望里。葡萄藤寂静闲适,安详美丽,仿佛像一个个秀气水灵聪颖羞涩的少女,在寂寥的天地间,一览无余地凸现着心中的快慰和愉悦。于是我便想起当年西蒙·波伏娃说过的关于葡萄藤的名言:“结满果实的葡萄藤就像孕妇,当酒农将葡萄剪去以后,葡萄藤才美丽。”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竟会将一根枯藤作如此性感的比喻,足以见得西蒙·波伏娃心中的那份藏得很深很深的隐秘柔情。  卡米耶家族是博若莱的旺族,祖先竟跟法兰西历史上着名的黎塞留沾亲带故。卡米耶家族的族徽便是由法王路易十四钦定的。如今的庄园是她的祖先在1630年用岩石建造的。在博若莱有个传统,凡是用岩石砌成的庄园,其主人一定是有贵族血统的。虽然如今庄园兼着客栈的功能,但是只要一走进庄园,你便能强烈地感受到这个家族的规距和尊严。  仆人将我的行李安置好以后,便带我去见主人卡米耶夫人。夫人说从没有一个中国人到她家来过。大概这就算是她的欢迎词。接着,她便指着壁炉边的一圈椅子中的一个告诉我,这是我可以坐的椅子。她说累了可以坐在这儿喝茶,接着她又带我到餐桌边上,告诉我吃饭时该坐那个位置。  卡米耶做得一手好菜,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尤其是那道牛油土豆,竟让我吃出了肉的味道。见我吃得高兴,卡米耶夫人趁兴说起了典故。原来这道菜是法国宫廷菜。卡米耶夫人的曾祖父曾经跟拿破仑三世共进晚餐,晚餐上皇帝吃的就是这道牛油土豆。后来曾祖父便学会了这菜并将其成为家族的传菜,只要有尊贵的客人来,家族便用这道菜来接风。更让我惊讶的是菜和酒的搭配竟是那样的讲究。一道菜品一种酒,甚至上甜点,也要配上一款酒。  在博若莱还有另一个习俗:当庄园里的管家年纪大了以后,庄园主必须要将自己的土地分一半给管家,并为管家建一栋木质结构的庄园,条件是这个管家必须世世代代在此经营和生存下去。所以,博若莱是法国所有着名酒区里,家族性保存得纯洁和完好的一个酒区。虽然多年来,岩石和木头划分着贵族和贫民的界线,但对土地和葡萄园的共同挚爱,却使博若莱的酒弥漫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典雅。  卡米耶夫人告诉我,在博若莱有个名叫桑地亚的酒庄,当年丘吉尔首相喜欢喝他们酿造的充满了浆果香味的酒。于是,从二战结束后一直到今天,桑地亚酒庄的浆果酒便成为丘吉尔家族的。卡米耶夫人说,桑地亚酒庄的祖先,便是她曾祖父的管家。  桑地亚酒庄就坐落在离斯第夫酒庄不远的一个山坡上,远远望去这真是一块风水宝地。酒庄朝南,阳光充足,周围起伏的山脉既可以阻挡风雨又能使岩石的热量聚集到空气里而使得葡萄园有充足的养分。  在桑地亚酒庄的乐趣是喝着当年丘吉尔喜欢的“新酒”,听主人讲述关于这个酒庄的传奇故事。  1942年3月的一天,德国人在博若莱地区击落了一架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飞行员跳伞幸免于难。当时,他的伞就落在桑地亚酒庄的葡萄园里,正在葡萄园里的酒农们赶紧将飞行员藏到一个酒窖里,当时的庄园主热瓦鲁先生关照酒农,德国人要来找人,谁都不许说。  果然,德国人没过多久就来搜寻了,好在带队的那个当官的是一个酒鬼,见了好酒就没命。热瓦鲁用的酒招待他并跟他说,这儿都是老实的酒农,那敢藏英国人啊。飞行员没有,酒倒是可以随便拿。热瓦鲁用一桌宴席加100瓶家族的好酒,打发走了这几个德国人,保全了英国飞行员的生命。  英国飞行员在桑地亚酒庄住了半个多月,不但天天有好酒喝,还跟热瓦鲁学习酿酒技术。临走时,他已经是半个葡萄酒专家了。  后来,战争结束了。有一天桑地亚酒庄来了一个人,热瓦鲁一看原来就是当年的那位英国飞行员。飞行员告诉热瓦鲁,如今他已退役,开始专门从事酒的贸易,他主动申请专做法国酒,而且就做博若莱地区的桑地亚酒庄的酒。他告诉热瓦鲁,桑地亚酒庄的酒是专门给丘吉尔首相喝的。  热瓦鲁以为英国人在开玩笑,后来看了他的身份证明,吓了一跳。原来这位当年的飞行员,如今的酒商,竟是丘吉尔首相的侄子。  就这样,桑地亚酒庄的酒在英国一炮打响。1953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登基,皇室通过丘吉尔家族,向桑地亚酒庄订了1万瓶酒。而且迄今为止,每年博若莱“新酒”发布日,在皇室选中的十款“新酒”中,一定有一款酒是桑地亚酒庄的。  如今桑地亚酒庄的主人是热瓦鲁的儿子杜桑·热瓦鲁。小热瓦鲁会不厌其烦地对前来品尝“新酒”的人们说,他和他的家族见证了博若莱的兴衰浮沉。尤其是在很多年里,当世界并不了解博若莱时,博若莱人却没有放弃。因为他们坚信在这块富足丰厚的土地上,他们耕耘的除了葡萄之外还有他们的信仰和精神。而正是小热瓦鲁和许多博若莱人的这种永恒的坚持和信念,才会有今天100个国家的人在同一天喝博若莱“新酒”的奇迹发生。

铝方通定制生产厂家
煤棒机公司
石雕牌楼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