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男子被指强奸杀人成死缓犯申诉16年洗冤图

2019-03-09 11:42:25

男子被指强奸杀人成死缓犯 申诉16年洗冤(图)

两位老人拾掇着厚厚一沓材料。上面是份旧报纸,1998年10月9日的头版头条“周末大特写”栏目,报道的大标题叫做《当年功臣,沦为罪人:强奸邻女之后又杀人弃尸》。“这份报纸我都还没有看过呢。”56岁的徐辉嘟囔。他就是这篇报道的主角。

可当时,他还在看守所等待法律的裁决。

为洗清罪名,他和自己的农民哥哥、律师,三人申诉了十六年。

“证据确实充满漏洞”

1998年10月9日。

嫌犯徐辉被拘留的第21天。

他的哥哥徐庆买了这份刊登了他弟弟案子的报纸。报纸上说弟弟是“罪人”,徐庆不信。

在珠海三灶公安分局,徐辉做了十次无罪供述,又做了三次有罪供述。随后他被送往看守所。

几天后,律师侯衍涛坐在了他的面前。

“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律师你要相信我,不是我做的。”

“你有没有承认过。”

“我不记得了。”

徐辉瞪着眼睛看笔录,却认不得上面写的东西。

他说困,只想睡觉。

侯衍涛陆续查看了全部材料。

他发现破绽很多:关键证物也没找到;警犬的气味鉴定不足以独立作为证据;关键的是,D N A检测结果虽然不能排除徐辉但也没有认定是徐辉……

大半年后,卷宗材料移送到法院。

侯衍涛跟徐辉表了个态:

“证据确确实实充满漏洞,我可以做证据不足的无罪辩护。”话说完,徐辉笑了。可侯衍涛随后说的话,又兜头浇了徐辉一瓢冷水。

强奸杀人、抛尸街头。

侯衍涛说,案件性质非常恶劣,后果非常严重。如果司法机关认定是你干的,那么,这个阶段,能保住一条命就算完成阶段性的一步了。

后面的路很遥远

后面要走的路还很遥远。

侯衍涛说,接下来,上诉也会百分百维持原判。但被驳回后也不要失望。后面,还可以按照法律程序一步步申诉,这个过程可能要很长很长。

2001年,一审判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徐辉上诉。服刑前,徐庆见了弟弟一面。徐辉说自己是被冤枉的,让哥哥和亲友们帮他申诉。

农民徐庆很忐忑。他说自己文化低。弟弟被关进监狱,他一个农民能帮上什么?弟弟让他多咨询律师。

侯衍涛也到广东四会监狱看徐辉。他们聊了聊下一步的计划,还签了二审委托代理书。

2001年,广东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徐庆开始往各级法院、检察院、人大、政协、政法委等单位部门,或当面或邮寄,送材料。

坐牢的徐辉也在天天想,接下来该咋办。光把旧材料整理出来效果不理想,得增加新证据。2006年下半年,他写信给哥哥,让他想法找到案发时的目击者。

案发已经过去8年。徐庆愣凭着农民的执着劲儿,花了半年的时间,辗转找到了证人。

可送出去的材料还是石沉大海。

2002年,侯衍涛写了篇法理学术文章。

题目叫《无罪推定:何日成为现实》,近万字,发表在《律师与法制》杂志上。文章以徐辉案为例,讲在中国法律实践中,如何推动无罪推定理念的运用。

走下去就会有希望

那期杂志,侯衍涛买了500份。

每次要发律师督促函,他都会附上一本,还送了一些给法官,一些给朋友,现在他手上只剩了一本。

2005年11月,广东省高院驳回徐辉再审申请。

徐辉和徐庆倍感无助,认为前途无望。

侯衍涛反倒松了口气。省内程序走完了,接下来,他可以向更上一级司法机关申诉了。

何时有回应依然遥遥无期。

徐辉仍在坚持。只是,给哥哥和律师写信,从一个月两封改为一封。侯衍涛则按照一定的频率,不时地给同样的部门,寄份同样的材料。

偶尔徐庆会去律师所坐坐。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

谁也不知道要坚持多久。

2008年,检收到申诉信,经省检,将此案转给省高院审查。省高院决定由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不停止原判决的执行。

徐辉欣喜若狂。

可侯衍涛告诉他,再审也需要时间,要有心理准备。而且再审后应该还要发回珠海重审,时间也不会短。

2008年下半年,徐辉被转往新疆奎屯监狱。

2008年10月,89岁的母亲却去世了。

2010年,嫂子也因癌症去世。

2011年7月22日,广东省高院做出终审裁定,撤销此前所有的判决和刑事裁定,发回珠海中院重新审判。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徐辉不再是服刑人员,而是一名嫌犯。

又等待了385天后,2012年8月10日,珠海中院终于组成合议庭,到新疆奎屯徐辉服刑的监狱开庭。

侯衍涛去了。徐庆也想去,可路费太贵,“我家里养了鸡,还买了新衣服,就等他回来了。”

重审虽然开庭了,但没有宣判。

十多年来,徐辉在狱中抽空就研究刑法。他知道,开庭后半年内,要有个结果。

侯衍涛也在忙,给珠海市中院发《关于对徐辉再审程序的法律意见》,称徐辉继续羁押“服刑”已无合法依据,应撤销对徐辉的“强劳”手续,带回珠海待审,他本人愿意做徐辉的担保人,保证徐辉随时接受传讯。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2013年7月,侯衍涛“发飙”了。他给检发了份《关于敦请广东省高级法院尽快纠正对徐辉错误判决的申请》,质疑判决已被撤销两年多,人却仍在监狱里“服刑”,其服刑羁押依据是什么?珠海中院一审开庭后要报省高院审核,法律依据是什么?……

依然没有回音。

徐庆曾想过到北京上访,或去法院门口拉横幅。

“我说你不要去,你一个农民去表达什么情感,你讲普通话又讲不好,人家也听不懂,拉横幅什么的都没有必要,不要走极端,就走正常程序。”侯衍涛说,只要是有理,在正常程序上总是会走通,只要诉求明确,表达清晰,那么就会做到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2014年9月15日,珠海中院法官赴新疆。

徐辉被判无罪,当庭释放。

申诉之路

●1998年10月,律师侯衍涛跟嫌犯徐辉表态,可为他做“证据不足的无罪辩护”。

●2001年,徐辉一审判死,缓期二年执行。同年,广东省高院终审维持原判。

●2005年11月,广东省高院驳回徐辉再审申请。

●2006年,徐辉写信给哥哥徐庆,后者辗转找到案发时的目击证人。

●2008年,检收到申诉信,将此案转给省高院审查。省高院决定再审。

●2011年7月,广东省高院做出终审裁定,撤销此前所有判决和裁定,发回珠海中院重审。

●2012年8月,珠海中院终于组成合议庭,到新疆奎屯徐辉服刑的监狱开庭。

●2013年7月,侯衍涛“发飙”,给检发申请,质疑判决已被撤销两年多,徐辉仍“服刑”。

●2014年9月15日,珠海中院法官赴新疆。徐辉被判无罪,当庭释放。

珠海地区读者详见AⅡ

策划:南都 王勇幸

采写:南都 陈岩 王勇幸 整合:陈实

手机捕鱼游戏
星力正版游戏
医用臭氧治疗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