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女子带脑瘫孙女乞讨被网友微博举报为人贩子

2019-05-18 01:47:08 | 来源: 故事

女子带脑瘫孙女乞讨被友微博举报为人贩子

余桂兰抱着患脑瘫的大孙女程倩在街头乞讨。快报 顾炜 摄砰,一枚硬币被路人掷地后,转了一圈落在余桂兰的眼前。她缓缓地抬起头,向路人轻轻点了一下后,将身子向前稍稍挪动一点,把硬币放在摆好的求助板上,随后调整好坐姿,依旧静静地看着来往匆忙的行人。她的身边,一个手脚畸形的孩子无声无息地伏在地上。余桂兰不时地低下头,用下巴在孩子的头上来回摩挲着。这是南京汉中路省中医院门口的一对乞讨者。因为衰老和残疾而走上街头接受施舍并不奇怪,然而,当一张她们乞讨时的照片被传到上后,却引来友的诸多猜测。有人说,这两人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孩子的残疾可能是人为的。那么,这一老一小究竟是什么关系?来自一个怎样的家庭?为何要上街乞讨?孩子的残疾又是怎么造成的?带着这一系列疑问,快报走近她们。友猜测带着残疾孩子乞讨是不是传说中的人贩子?这几天,在南京某知名论坛上,有人发表多个帖来描述这对乞讨者,其中有着不少的质疑与谩骂。其实,这几个月来,络上不断有质疑她们的声音。有关这对乞讨者的信息中,早的是一条发于9月6日下午5点23分的微博。省中医院门口,乞讨儿童手脚畸形。除了寥寥数字的描述外,该友还上传了一张这对乞讨者的照片。照片上,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蜷腿坐在路边,身旁还有一个外形瘦削、手脚扭曲的儿童。该微博一经发布,立刻引来众多友的关注。有人对她们表示同情,有人要给她们带去钱物,但更多的人在照片上看到了残疾的孩子后,开始对两人的身份起疑。强烈怀疑孩子的手脚不是天生畸形!水泓-MN的一句留言一石激起千层浪,友立即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这位乞讨妇女是不是传说中的人贩子上。发布这条微博的友称,当时已向警方报了案,但之后并未有什么结果。而且直到目前,这一老一小还在街头乞讨。真相还原为还债带脑瘫孙女行乞怕别人误会麻袋里装着证件对于照片中的主角之一57岁的余桂兰来说,她并不知道自己在上已是众矢之的。11月25日下午两点,省中医院门口。再一次遭到保安驱逐的她,实在僵持不下,只能收拾好乞讨的家伙,背着那个在上深受同情的残疾孩子,穿过人头攒动的马路,走进新街口地铁站。她找好一块通道入口的位置坐下后,从麻袋里拿出坐垫,将孩子放在垫子上。余桂兰的乞讨开始于今年9月初。这里是她乞讨的第二阵地,另一个则是刚离开的省中医院门口,这两地的共同点是人多。天越来越冷了,相对于街边,暖和的地铁通道更有吸引力,而且据她的经验,经过这里的行人给的钱数较大,有时会出现五块十块的大票子,所以只要太阳下山,即使没有保安的驱赶,她也会转移到这里来。这是我的亲孙女,是个脑瘫儿。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余桂兰对许多持怀疑态度的行人重复着这句话。偶尔她也会从麻袋中掏出残疾证、暂住证等一堆证件来表明自己所言非虚。通过这些证件,可以得知这个脑瘫儿是个女孩,名叫程倩,今年14岁。为了偿还家里欠的债,奶奶把她带到街上乞讨。大部分情况下,在摆出证件外,余桂兰不想再对好奇的路人说些什么。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句话让她暴跳如雷,甚至破口大骂起来。你孙女是脑瘫,你怎么没事?余桂兰顿时感到一阵难忍的刺骨之痛,她站起身来,情绪失控地操着一口老家的乡音,把对方骂得灰头土脸,骂完之后,对方骂骂咧咧地走开了,余桂兰自己却坐在地上大哭了一场。探访丈夫去世,婆媳俩撑起五口之家余桂兰儿媳叫郑翠翠,在南京某家大型医院的后勤部门工作。这两个同样生长于农村的女人,因为一个名叫程伟的男人而成为婆媳,但终也因为这个男人的逝去,而在这座城市里相濡以沫,共同撑起五口之家。十四年前,程伟和郑翠翠结婚,很快便生下了长女程倩,但由于早产,程倩一出生就注定了异于常人的命运。三年后,夫妻两人把程倩丢给了余桂兰,来到南京打拼。经过一年的努力,他们开起一个早点摊。在南京的这些年,他们又生下了两个孩子,现已9岁的女儿程文和7岁的儿子程义。日子好起来后,两口子寻思着,总有一天他们也会住进几室几厅的楼房里。2009年,美梦成空。从那年夏天开始,程伟开始莫名地发烧。9月11日,郑翠翠所有的不好预感终于被一张诊断书印证:程伟患上了白血病。1米8的个子,200斤的体重,怎么会生这种病。她至今都不相信恶疾降临在自己丈夫身上。为了治病,多年攒下的十几万花光了,丈夫的身体好了不少。次年年初,医生对她说程伟的身体恢复了不少,可以暂时回家调养。钱没了还可以再挣,只要你好好的。刚走出医院,对丈夫说的这句话至今依然印在她的脑海中。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程伟觉得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于是他做起了卤菜生意,邻居们见程伟干活时动作麻利,都说:这病看来是被赶走了。今年4月,短暂的幸福戛然而止,病魔再一次侵蚀着程伟。郑翠翠向所有可以搭得上边的亲朋好友借钱,让丈夫吃的药,接受的治疗。8月初,丈夫的病情丝毫没有起色,医生建议她带丈夫回家度过的日子。这一次,她听了医生的话,将程伟带回了安徽阜阳老家。在他们走出来的这个地方,她看着丈夫一点点地向着死亡逼近。8月的一天,家中传来一阵凄厉的恸哭声,程伟走了。操办完丈夫的后事,郑翠翠在九月初回到了南京。这次与她同行的,还有她一直丢在老家的大女儿程倩和婆婆余桂兰。住在城中村,生活捉襟见肘清凉门附近的一个小城中村里,这个月租600元的出租屋就是这对婆媳的家。晚上6点,郑翠翠离开医院后,去菜场买了两斤青菜,然后向家中赶去。程文、程义两个孩子已经到家了。上顿剩下来的豆芽,同事给的香肠,再煮碗青菜面。她一边做饭做菜,一边拾掇灶台。一阵敲门声传来,是余桂兰背着程倩回来了。她赶忙上前将程倩抱下来,盛了一碗面端给余桂兰。今天程倩闹肚子,买来的矿泉水都没敢给她喝。每天晚上,余桂兰都喜欢把自己乞讨时遇到的事情讲给家人听。程文和程义不明白奶奶是在乞讨,听后经常哈哈笑起来,郑翠翠心里却不是个滋味,这么不光彩的事,说出去真是个笑话。大家聊天时,程倩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大伙吃完饭后,她会跟奶奶说饿了,余桂兰一口口地给她喂饭。当三个孩子都睡去后,余桂兰开始清点一天里讨来的钱,她按照不同的面额进行分装,以后好换大钱。而郑翠翠此时已走出了屋子,借着屋内的光线,在早餐车上摊起了煎饼。为了贴补家用,她在丈夫病后就又重操旧业,做起了这个生意。每天晚上要摊好100张煎饼。为了保证这份外快不影响到她在医院的工作,每晚她都要忙到接近凌晨才能歇下来,而在凌晨4点,她又要推着餐车出摊了。如今独自操持着早点摊,郑翠翠偶尔也会想起和丈夫一起做生意的景象,他做煎饼,我下馄饨,两个人手脚都快,配合起来顺当得很。每个月刚拿到工资时,郑翠翠就要开始盘算着这些钱要怎么分配。她在医院的工资在1000元左右,早点摊的生意能赚到2000块,婆婆乞讨来的钱要用于还债。房租600元、水电100元、学费400元、两个孩子交给学校及全家人的伙食费1000元每个月就像上了紧箍一样,一分钱都得抓得死死的。即使她一人打两份工,想要维持起这个五口之家,常常也捉襟见肘。不敢多想,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对于生活,郑翠翠有着太多的无可奈何。丈夫走后留下的是一笔数额巨大的欠账单,婆婆想帮她渡过难关,在农闲时来南京乞讨,她没有反驳的理由;孩子们不肯花心思读书,她自己也不认识几个字,只能任由他们发展。相比于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大女儿程倩才是她的心结。她奶奶会老,我也会,到那时,谁来照顾这个孩子呢?每当想起这些,郑翠翠都会烦得难以入眠。能不能送进福利院?她向许多人询问,但都被告知这孩子年纪太大,福利院估计不会收,于是她死了这条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想不到那么多。这是她对未来多的描述。虽然生活给她带来了太多的艰辛,但几乎在所有人眼里,郑翠翠永远都笑脸迎人。煎饼,3元。在清晨的街头,她手脚麻利地操持着早餐生意时,人们常以为这是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女人。见她忙得团团转,一位顾客的话让她顿时语塞了,你丈夫咋不来帮你?郑翠翠顿了一会,脸上随即又绽放出淡淡的笑容。在老家。她一边说,一边递上了做好的煎饼。此时,离她几条马路之远的街边,她的婆婆和女儿程倩正静静地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期待那硬币落地时的一声脆响。(实习生 刘旌)

全国正规拍卖公司
星力九代
nbb修护膏

猜你喜欢